城市频道
北京
河南
上海
江苏
大湾区
2024年07月18日
美联储明晨“按兵不动”几无悬念 上半年还有可能降息吗
2024-05-01 17:48:58
来源:澎湃新闻
浏览量:632
字体:
点击听新闻

当地时间4月30日至5月1日,美联储召开为期两天的议息会议。本次议息会议备受关注,市场普遍关心美联储是否会释放出有关降息信号。不过,此次会议并不会发布新的经济预测摘要。因此,会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发言尤为重要。

明晨将迎来美联储5月议息决议。

当地时间4月30日至5月1日,美联储召开为期两天的议息会议。本次议息会议备受关注,市场普遍关心美联储是否会释放出有关降息信号。不过,此次会议并不会发布新的经济预测摘要。因此,会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发言尤为重要。

此次议息会议前公布的几组经济数据尤其值得关注。

一季度,美国GDP增速不仅低于预期,通货膨胀也有所抬头。

当地时间4月25日,美国商务部官网披露,根据预估,2024年第一季度美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(GDP)经季调环比年化增长率为1.6%,远低于2.5%的市场预期。

与此同时,美国一季度和3月份的PCE数据均超出预期。

美国第一季度总体个人消费支出(PCE)价格指数年化环比上升3.4%,而去年第四季度为1.8%。剔除食品和能源价格后,核心PCE价格指数上升3.7%,前值为2.0%。

美国3月份总体PCE价格指数环比上升0.3%,同比上升2.7%,超出2.6%的市场预期。剔除食品和能源后,核心PCE价格指数环比上升0.3%,同比上升2.8%,高于2.7%的市场预期。

5月大概率将维持利率不变,上半年降息或无望

由于经济增速低于预期,通货膨胀在一季度有所抬头,市场认为美联储今年的降息时点更具不确定性。

“之前我预期美联储5月的会议会按兵不动,直到下半年才会根据经济数据评估是否降息。”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、美联储前高级经济学家胡捷向澎湃新闻分析称,近期GDP增速有所下降,但仍在不错的正区间,且通胀率震荡不下,甚至或有反弹,因此可以判断美联储仍将维持利率不变。

胡捷表示,去年底以来,通胀率下降的最后一公里非常胶着,震荡反复,下行趋势极不稳定,因此一直判断下半年美联储才会考虑降息。现在看来,虽然GDP增速有所放缓,但仍在相当健康的正区间,因此上半年不太可能降息,下半年降息虽有可能,但取决于届时发布的经济数据。按目前趋势推断,9月之前降息的概率不大。

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高级副总监白雪向澎湃新闻分析称,考虑到此前公布的通胀率已出现全面反弹,5月议息会议结果已经没有悬念,即美联储将继续维持利率不变。一季度GDP和PCE通胀数据公布后,经济韧性将进一步提高美联储未来的降息门槛,这意味着美联储降息时点将进一步后延。事实上,当前市场普遍预期,美联储降息可能要等到9月之后,一些美联储官员甚至在讨论加息的可能性。

白雪认为,在美国经济、通胀均维持超预期韧性的情况下,上半年已基本没有加息的动机和可能性。“下半年,我们判断,实施降息仍是美联储货币操作的大方向。”

具体来看,一是预计通胀仍有回落的空间,背后的原因主要包括:劳动力市场逐步降温推动工资压力缓解;新签租约回落逐步计入前期推动住房通胀压力缓解;二手车、新车价格的持续回落等。但更重要的一点是,未来驱动美联储降息的可能不仅是通胀降温,经济下行也可能迫使美联储快速降息。数据显示,当前美国不仅名义利率高企,考虑物价因素后的实际利率也处于2.0%左右的偏高水平,而且已经持续一段时间。这有可能在下半年或晚些时候对消费形成重要影响,进而推动美国经济大幅减速,甚至出现衰退,届时美联储有可能会实施大幅降息。总体来看,首次降息时点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,三季度开启的可能性偏大,年内大概率降息1-2次。

美联储此次将释放更鹰派的信号?

据外媒报道,近日,德意志银行(Deutsche Bank)经济学家在一份报告中写道,在本周的议息会议上,鲍威尔可能会继续表示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立场是限制性的。

对此,瑞士百达财富管理美国高级经济师崔晓认为,强劲的国内需求和向上修正的通胀表明,美联储将在政策调整方面采取更加耐心的态度。在本次议息会议上,预计美联储将采取鹰派立场。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暗示,数据提示降息时间会在晚些时候,并且降息次数会减少。“我们预计,通胀逐渐放缓和需求适度放缓将促使美联储在今年两次降息,但倾向于晚些时候降息和更少的降息次数。”

胡捷表示,从通胀数据看,美联储5月将释放较3月更加鹰派的观点。虽然此前发布的一季度GDP增速低于预期,但美联储必然更加忧虑通胀率粘滞不降,鸽派观点明显式微。

白雪认为,在当前通胀连续出现反弹、经济尚未出现明显下行迹象的背景下,5月美联储明确释放降息信号的可能性很小。实际上,从近期美联储官员的密集表态来看,受通胀走势不确定性影响,美联储内部鹰派声音正在加大,普遍对降息持谨慎态度,认为大幅降息的必要性明显降低,在增长风险和通胀风险的平衡中,也更倾向于认为过早或大幅降息引起的通胀风险更高。

责任编辑|谭梦桐
来源:中华商报
评论 (0人参与)
评论列表 (0条)